调查:停车场里黑吃黑 被扣的黑车花几千就能赎,,

调查:停车场里黑吃黑 被扣的黑车花几千就能赎,,

2017-04-25 14:53 作者:小编
11月26日,马伟(化名)花了1500元钱,从北京楹苑停车场赎出他的红色三轮车。11月16日马伟在大红门地铁站拉活时,三轮车被身着黑色制服人员查扣。

5月27日,黑车司机李栋展示由南苑乡城管队开具的“扣车清单”。 5月27日,李栋带着5000元钱与给他留纸条的男子会面,对方称能帮忙拿回被扣车辆。 李栋将装着5000元钱的纸袋递给“留纸条男子”。 11月26日,多名身着黑色制服的停车场员工查完黑车返回停车场。

黑车运营被抓,执法现场冒出“热心人”递上小纸条,声称可帮忙。想不走程序拿车?好办,北京楹苑停车场里,经“热心人”协调运作,交钱即可赎回那些被查扣的黑出租及黑三轮。

新京报记者持续半年调查发现,存放扣押车辆的北京楹苑停车场,存在一手交钱一手交车的幕后交易。“黑出租”5000元当日取车,“黑三轮”花上1500元左右便可赎出来继续跑活。一扣一赎之间,黑车们成了停车场的“提款机”。

“执法车”里的神秘纸条

年初,29岁的安徽青年李栋从修车铺花15元买来小红灯,开起了黑车。

“去南苑机场,20块钱走不?”5月25日晚上8点半,李栋开着“红灯车”在丰台团河路北口等灯时,路边4个人冲他招手打车。

李栋说,他摇下车窗还未张口议价,4名男子一前三后上了车。

“车开了不到10米,突然围上来10多人,我赶紧刹车,坐在副驾驶的人伸手将车熄了火。”李栋说,当时还以为遇到抢劫。

车被“乘客”控制后,李栋被赶下车,两男子将他引到附近一辆写有“城管执法”字样的白色面包车上。

李栋回忆,城管队员出示了证件,在车上开具了“扣押物品决定书”,称李栋涉嫌无(证)照经营,扣押时间14天,扣押地点在久敬庄楹苑停车场。单据上盖有“丰台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监察局行政处罚专用章”。

在另一份“谈话通知书”上,写明要李栋两天后到大红门桥东北角的南苑城管队“谈话”。

“车里没开灯,有人往我手里塞了一张纸条。”李栋说,城管执法人员离开后,一名中年男子对其称,想提前拿车可以联系他,电话“这上面有”。

谈话的时间还没到,第二天一大早,纸条上的号码在李栋的手机上响起。

对方先急了。

“他说让我交5000块钱罚款给他,马上就能取车。”李栋辨认出,打电话的人正是给他纸条的人。

5000元赎车“立等可取”

因着急用车,5月27日中午,李栋请了假,取出5000块钱前往楹苑停车场取车。

下午2点左右,走出石榴园地铁,李栋拨通“纸条”的电话,对方让他在附近的路口等。

约20分钟后,一辆“三轮车”在路边停稳,司机50岁上下,敞怀穿一件蓝色的无衔制服,下身穿短裤、布鞋。司机侧过头,冲李栋招了招手,示意他上车。

捏着装有现金的纸袋,李栋坐上“三轮车”。记者看到,上车后,对方直接问李栋是否带够钱,因被扣时车里放着200元钱,李栋询问能否直接交4800,遭到对方训斥。

“你还要不要车?不办你就去城管那交9000元罚款吧,还有罚一万五、两万的!”李栋提供的录音显示,男子一听李栋讨价还价,马上翻了脸。

李栋表示确定赎车后,男子又让其将通话记录删除。随后打电话叫来另一辆三轮车,称由其接李栋到停车场做手续,“钱暂时收走”。

“所有手续我给你办,所有记录也都给你销掉。”临走时,男子叮嘱李栋,到了停车场找“杨哥”。

上了第二辆“三轮车”,年轻司机载着李栋,将车开得飞快。几分钟后,“三轮车”在楹苑停车场门口掉头离开,李栋独自走进停车场,转了半天,他才在一个挡板后面看到自己的车。

上车检查后,李栋发现,车里的大半箱油和200块零钱不见了。

随后,在停车场办公室,一位管理人员将一张白纸铺在他面前。“他让我写一份保证书,他念我写,内容大概是,叫什么名字,在哪拉活,被执法部门抓住。因家庭困难予以照顾,保证今后不再拉活,所有事与执法机关和车场无关。”李栋说,当时自己有些迟疑,“杨哥”就急了,称“甭废话,不要车就别写”。

对于油被抽走的原因,“杨哥”解释,上头有规定,所有车进场,油必须抽干。

因着急取车,李栋最终按“杨哥”的说法写下保证书。

此外,工作人员还收走了李栋的身份证、驾驶证复印件,称日后“做手续用”。

约半小时后,李栋拿回了车钥匙和驾驶本。临走前,他向工作人员索要罚款收据,被告知无法提供。

赎车没有发票只打“包票”

5月27日下午4点半,新京报记者以李栋亲属的身份进入停车场,再次索要罚款发票。

“私自放车哪有发票?”收钱的任姓男子告诉记者,给李栋把车办出来属于帮忙,去城管那边最低要交9000元罚款,李栋说没钱,他才优惠到5000元。

“我看这哥们儿挺老实的,我给他走个低保,私自从停车场放车,如果嫌贵就把车给我开回来,我把钱退他。”任姓男子称,交一次钱,年底前不会再扣李栋的车,如果被扣可以直接找他。

任姓男子还不忘叮嘱李栋,他们晚上7点半还要出去抓车,如果要拉活,南苑地区的民俗一条街、东高地等地不要去。

6月2日上午,新京报记者按照处罚通知单上的地址和执法人员姓名,来到大红门南苑乡城管队,寻找一位李姓的队员。

办公室内,该李姓城管队员看完李栋的处罚单后,认可当时自己在现场执法,并将车暂扣,但否认与当天在执法车内递纸条的人员认识。

当天11时左右,在记者要求下,李姓城管队员答应一同到楹苑停车场询问情况。停车场相关负责人当着城管队员的面称自己是“代办”取车。

见李栋带人来质疑,停车场当即将之前要去的5000元“罚款”悉数退回。

“收钱者是停车场一工作人员,他没有‘放车’的权力。”上述李姓城管队员介绍,按照程序,黑车车主要带着相关证件到城管部门接受处理,再到指定的银行缴纳罚款,交罚后再持城管部门开具的取车单到停车场取车。

“这一套都是有执法流程的”,城管队员表示,只有在罚款金额上,城管有一定裁量权,家庭困难的、有重病的可以减免或者少交罚款的。

据《北京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关于重新明确黑车查处案由及依据的通知》,首次“无证(照)经营”出租汽车被查处的,处以1万元以上2万元以下罚款;两次以上(含两次)被查处的,没收专门用于经营的汽车,并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

昨日,南苑乡城管队工作人员透露,城管处罚记录当中查不到“李栋”今年5月曾接受过处罚的案底。

“黑色制服”开扣车告知单

11月16日,丰台区大红门地铁口,马伟(化名)拉客的电动三轮又被人扣走了,这是他今年第四次被查。而像他一样拉活的车夫们都知道,车被扣到楹苑停车场后,只需要找人花上1500元左右,就可以再赎出来继续跑活。

11月16日上午9时许,马伟像往常一样在大红门地铁站外趴活。和他一起的,还有十多辆三轮。

这些车也是北京街头最常见的载客三轮,在圈内,有封闭式不锈钢篷的摩托三轮被称为“白钢”,而红色电动三轮则简称为“红篷子”。

忽然马伟身边三轮车们四散逃去,根据他的经验,这是有人来查车了。

马伟正要扭钥匙开车,一辆两厢小轿车上下来四个人,其中三个朝“白钢”追去,另外一人拦住了他的“红篷子”。

对方穿着黑色警员制服,但并无警号警衔,没有多说话,上来就拔下了车钥匙,用胳膊夹住马伟的头,将他拽下车。另外一个“黑色制服”,问了马伟的名字,开出一张红色扣车告知单。

落款为“丰台区治黑办”,单子右上角上有一个“楹”字,马伟说,这是楹苑停车场的意思,这个区域被扣的车,都停在这家位于久敬庄路的停车场。

中间人1500元捞出黑三轮

跑了7年三轮车,马伟对这一套十分熟悉,他知道自己又栽了,“找人花钱赎出来就是,这在圈内已不是秘密”。

“你问问这些跑车的,谁没被抓过,你今天赎出来,下次被抓后还得照样交。”在刘家窑一带拉活的车主说。还有车主表示,你想要车就来找我,我帮你找人。

马伟就通过找人,花了1500元钱赎回了自己的“红篷子”,而如果是“白钢”摩托,赎金则要2300元至2500元。

11月26日中午,新京报记者陪同马伟前往楹苑停车场赎车。在此之前,马伟已经找好了同样跑车的中间人张松(化名),由宋代其和车场里的熟人交涉,并收取一百元中介费。

见面后,张松向马伟要走1500元和告知单,前往楹苑停车场位于“嘉和久源超市”对面的场地内找人。20分钟后,他从停车场出来,带着马伟和记者前往巷道内的楹苑停车场。

张松询问保安,“二哥在不?”随后独自进入院内。几分钟后,张松出来,把记者和马伟带往停车场南面的院子,将马伟的告知单递给了一位身穿米色棉衣的“杨哥”。

找了五分钟,马伟并未见到自己的车,随即又被带往挂着牌子的大院。院门左手边,数百辆三轮车被铁网围住,开口处锁着两把黄色大锁。

围栏内的每一辆车都贴有字条,写有扣车日期及车主名字。马伟一眼就看到了他的三轮,不过“杨哥”表示,他只有一把锁的钥匙,要等拿另一把钥匙的人回来。

其间,马伟再次就价格向张松表示不满,张松说,“二哥今天放了四五辆车,都是1400、1500左右。”

半个多小时后,一名头戴蓝色线帽的中年男子将另外一把锁打开。推出车后,线帽男打开围栏左侧的简易房,房内堆满了电瓶,让马伟随便挑一块赶快离开。

最终,马伟交钱赎出了自己的车,扣车时的告知单被停车场留下,交给车场的赎金也没有任何单据。推车走出停车场大门,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

“他如果敢要,就是违法”

李想(化名)是一名个体老板,一个月前,他用于送货的电动三轮货车也在大红门一带被以同样方式查扣。楹苑停车场的门卫告诉他,车是大红门交通大队扣的。

记者以车主身份拨打了丰台交通支队法制监督电话,工作人员称,近几年,全市成立了一个治理黑车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丰台来说,由丰台分局治安支队牵头,协调交通、城管、工商等部门联合执法。

这名工作人员表示,交警不会开治黑办的单子。如果是交警扣的车,会出具一个机打小条,上面写着警号、民警姓名、在哪扣的、为什么扣。

11月19日,丰台治黑办的工作人员证实,李想所持的告知单是北京市治黑办统一下发的,扣车时民警在边上看着,肯定合法。目前只有有牌照的残摩和快递三轮可以上路,而李想的电动三轮货车在六环内禁止上路,被查扣后不予发还。

工作人员所称的“被查扣后不予发还”的依据为北京市2010年颁布的《加强三轮摩托车和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管理的通告》。该通告规定,六环路(含)以内道路禁止三轮摩托车行驶,不予注册登记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和三轮摩托车,不予发还。

今年5月,东城区就集中销毁了105辆无照非法运营三轮车。根据北京市环境管控整体思路,对黑三轮发现一辆,没收一辆,并将统一解体后送往冶炼厂,罚没收入上交国库。

“既然不予发还,就不该让我花钱赎车”,车主李想对车被扣后还要花钱找停车场赎回表示不解,对此丰台区交通支队工作人员称“他如果敢要,就是违法”。

而今年6月2日,丰台南苑乡城管队城管队员也曾表示,停车场没有“放车”的权力,并直指收钱者是楹苑停车场的工作人员。

楹苑停车场的“官方指定”身份

据查,楹苑停车场是在北京市交通委备案的路外公共停车场,有443个车位。新京报记者多次暗访发现,楹苑停车场在久敬庄路附近有至少三个院落。除了大红门地区的黑车,丰台区的方庄、刘家窑、宋家庄等地被查扣的三轮摩托、三轮电动车都停在楹苑停车场。

其中最大的场地挂着“北京楹苑停车场”的门牌,有四五个篮球场大小,里面停有上百辆燃油、电动三轮,以及多辆轿车。车场频繁出入三轮车和汽车,门口也经常可见三五名来讨车的车主。

在该场地的南侧,还有两个院落供其停放查扣的黑三轮。一份2014年12月16日《丰台区城管局暂扣车辆存放停车场中标公告》显示,入围的8家停车场当中就包含北京楹苑停车场。

昨日,丰台区城管局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在电话中证实,“楹苑”确为丰台城管局的暂扣车辆存放停车场。

在黑车被扣事件中,6月2日,丰台南苑乡城管队城管队员介绍,平时查扣的黑车、黑摩的等都在“楹苑”暂放。“但它不是城管的下级单位,我们就是把车存在那,按天交费,每车每天75元。”

事实上,2012年4月就有媒体报道,丰台有停车场向车主要钱“赎车”,楹苑停车场“收钱放车”的行为浮出水面。

当时丰台交通支队称,由于管理部门的停车场有限,治理黑车办公室与有资质的停车场签订合同,暂时停放被罚没车辆。为此,丰台交管部门曾在各停车场门口安装监控探头,记录进出场车辆,并对进出场车辆形成台账。“每辆出场的车都要有黑车治理小组的公章。”

这一举措的效果似乎并不理想,停车场将赎车的流程变得更加复杂,“赎车”也渐成一门生意。

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彭子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