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人大代表:年初猛要钱年底花不完应该追责,,

广东人大代表:年初猛要钱年底花不完应该追责,,

2017-04-30 20:04 作者:小编

昨天举行的预算审查座谈会上,财政厅厅长曾志权与代表交流。 新快报记者夏世焱/摄 财政预算审查座谈会开得热烈而专业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郑锐 牟晓翼 冯艳丹 陈杨

昨天上午,省人代会计划预算委员会召集近40名专业代表就预算审查进行座谈,代表们争先恐后发言。内容之犀利令“财爷”连叹“专业!到位!”甚至起身鞠躬致谢。

这些代表多有财会或法律背景,部分属于计划预算委员会成员,其余22人各代表一个代表团。省财政厅方面也派出“超豪华”阵容,整个领导班子除两人外,其余8人悉数到场,另有21位业务处室一把手参加。

 1问

部门花不完钱应不应该追责?

不少部门年底突击花钱的顽疾,成为代表批评的对象。计划预算委员会成员、江门市人社局副局长俞雪花认为,应该将部门执行预算资金的效益包含在内。“年初为什么要那么多钱?年底怎么还有那么多花不出去?是不是应该追责?”她连续反问。

同为计划预算委员会成员的省人大代表辛瀑也表示赞同。他认为部门预算依然停留在成本预算的层面只能看到收支数据,并不能显示履职情况。这将引起两个后果,一是预算太粗,二是部门职责不清晰。

“如果尝试将履职成效编入预算,至少可以推动两方面的进步:一是厘清职责,二是让财政资金流向越来越清晰。”辛瀑说。

“非常内行,非常到位。”省财政厅厅长曾志权连连感叹。他坦承,部门预算和专项资金预算编制确应细化,但尚需综合改革。

曾志权表示,西方有些国家各部门会以三到五年为周期建立项目库,并标明优先次序。财政部门以“有多少钱办多少事”为原则,从中根据轻重缓急挑选,最终形成预算案,呈送国会。

但国内编制预算之初,财政部门需要各部门先提供项目,而各部门不知预算额度无法申报。至于预算“大盘子”怎么定,又是领导的决策,财政定不了。“程序很多,部门间也要协调,要改变编制方法,这部分得先改。”曾志权认为。

此外,在部门预算中反映事权,曾志权又担心,可能有部门因“饭钱”不够,挤占业务资金。但他也承诺,未来将加强绩效评价,紧盯财政资金使用效益。

 2问

能不能给贫困地区减点压?

来自粤东西北欠发达地区的代表不在少数,因此为家乡多省点钱是他们的共同话题。新快报记者粗略统计,至少有来自清远、茂名、梅州等地的代表,要求减少当地的配套资金压力。

清远市财政局副局长邵军提出,当地部分被列入生态发展区,产业发展受到限制。“现在主体税源减少,而刚性支出增加,提供配套资金压力非常大。希望可以减除或全免生态发展区的配套资金。”她的观点得到多位代表附和。

 3问

贫困地区给钱好还是给项目好?

除了省钱,很多代表还希望多要点钱,这也让“加大对贫困地区支持力度”频繁出现。有代表申请省里向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倾斜,有的建议提高生态补偿金,等等。

但东莞团代表周广荣有不同意见:“我并不反对加大扶持力度,但应该结合‘双转移’动态变化。”

周广荣解释,广东推行产业和劳动力向欠发达地区转移已有多时,应已产生经济效益。此时能否根据发展情况,适当调低转移支付额度?

“我当了六年的代表,转移支付老是增长,是时候检讨了,”他补充,“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也不要光给现金,能否部分用产业项目替代?”

“我们还是吃饭型财政,‘双转移’还没体现那么大效益。”对此,阳江团代表、阳江市江城区审计局副局长赵丽瑜称。

特写

代表抢麦发言有的全程站着

按照程序,预算案修改意见的收集昨日中午截止。22个团的代表全部发言,有的抢麦,有的干脆全程站立。

“队伍整齐啊!”昨日上午会前,看到对面两排财政厅中、高层官员,计划预算委员会成员、省国土资源厅厅长陈耀光笑言:“首先要态度端正嘛!”“财爷”笑着回应。

财政厅的业务骨干的确快到齐了。下午,计划预算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继兴也打趣:“我还以为是到财厅开会呢。”

上午代表忙着抢麦的时候,曾志权一直没停笔,还提醒语速快的代表“说慢点,不然记不下”。后来他花了很长时间,一一回应各类建议。

“我在这里表个态,但也要诉诉苦。我们确实做了很大努力,但也知道离大家要求还是有差距,”“财爷”介绍,“改革有个过程,希望能给我们一些时间。”

“纳税人可以说是政府的‘衣食父母’,我们就是账房先生。把钱用得更好,是我们的职责。”曾志权坦承。

发言结束前,“财爷”又用了点时间向代表拜早年:“祝从商的赚到盆满钵满,从政的事业进步,所有人事事顺、万事兴!”现场响起一片笑声。

现场“财爷”诉说广东苦处:

名为财政大省 实为财政弱省

新快报讯“减配套资金、加大转移支付……都对,”曾志权连连点头,“省里有条件确实该支持,但也要考虑实情。”

曾志权透露,全省财政结构中,省级可支配财力仅占22%。“有些事如果不是省市县通力合作,全靠省级财政将难以为继。”他列举了一堆数据表达难处:目前全省仅广州、深圳、东莞、佛山、中山和珠海等六个市向省里交钱,其余15个均需中央和省支持。

“讲来讲去,还是区域发展太不平衡。”曾志权对比东部省份与广东的差距称,江苏13个地级以上市,财政收入全部超过百亿。而广东21个地级以上市,仅九个财政收入过百亿,还有五个低于50亿。

计算下来,身为经济大省,广东人均公共财政收入仅1218元,低于江苏近3000元,人均公共财政支出又落后约3400元。

“虽然是财政大省,但实在是财政弱省,跟东部越比越差,要办大事需要发动多方力量。”曾志权表示。

至于周广荣的建议,“财爷”虽承认要考虑科学扶持,但直言目前很难改变。因为协调区域经济发展依然是当前首要任务之一。而财厅将一方面提供基本保障,一方面注重培植贫困地区的“造血功能”。

有代表称收益小的国企“不如拿去卖了”

“财爷”:国企贡献不能光看上缴收益

新快报讯 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是今年预算报告中的“新面孔”。但有代表质疑国企资产大、收益小,“不如拿去卖了。”省财政厅厅长曾志权会后向记者表示,国企贡献需要客观看待。

预算草案显示,今年省级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仅13.1亿元,加上上年结余也仅17.8亿元。

曾志权认为,目前很多省属国企大而不强,有些处于发展阶段,因此总体盈利水平不太高。

不过,他强调,国企在拉动经济社会发展和重要领域支撑作用十分明显。其中2011年,省机场集团创造经济效益640多亿,占全省的1.22%。此外,广东四成以上电力装机容量属于国企,港澳地区供水也全由国企承担。

“不能光看现在上缴收益有多少,还要看履行经济、社会责任。当然,国企要为民生做更大贡献,需要通过自身发展壮大来实现。”曾志权说。

国企向财政上缴的主要是税后利润,上缴比例是多少?“5%、10%都有。”他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