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明年全球金融经济基本格局是“再调整”,,

朱民:明年全球金融经济基本格局是“再调整”,,

2017-05-26 21:33 作者:小编

在美联储即将拉开退出宽松货币政策的序幕之际,2013年已接近尾声。2014年全球金融、经济将面临怎样的格局?这是一个对全球与中国意义重大的问题。

在12月8日举行的“2013第一财经年会·金融峰会”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朱民发表讲话称,美联储退出货币宽松政策将是一个漫长而又复杂的过程,也是金融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规模金融逆向操作,其间将出现一系列挑战,引发全球市场波动。在此背景下,明年全球金融经济的基本格局是“再调整”,包括三大结构调整:全球金融结构调整、经济结构调整、经济与货币周期的结构调整。这些调整将为2014年带来更多的希望和挑战。

与此同时,朱民表示,全球经济、金融结构再调整也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将国内外结构调整结合起来的好机会。但他也提醒,全球资本流动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很大,所以中国要准备好应对可能的风险与波动。

美联储退出QE冲击波

在朱民看来,明年全球的第一大调整是金融结构调整。金融风险定价和整个资本结构将在2014年进行较大的结构调整,其背后的根本动因就是美联储将逐渐退出宽松货币政策,由此引起利率市场波动。

过去数月内,资本持续流出债市,流入股市。朱民表示:“由于全球资产正在进行风险再定价,所以全球金融结构也在调整,这将是一个漫长且复杂的过程,技术性操作难,全球波动影响大。”他认为,利率趋势开始上升已显而易见,但关键问题是这会造成多大波动,因为波动将对金融市场构成压力,所有资产结构都面临调整和重新定价,所以美联储撤出宽松货币政策将导致全球金融市场再调整。

“美联储退出的标准和底线是根据美国经济情况而定,而美国经济在过去几个月中表现出时强时弱的波动,这就对预期判断美联储的退出产生了困难。所以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朱民称。

朱民称,美联储在2007年时,在其不到一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上,70%是短期、流动性资产,但在如今3.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上,短期、流动性资产几乎为零。这对美联储本身构成了压力。

“我们估计,如果美国利率上升一百个基点,美联储自身可能会承受整个资产的潜在损失,因为价格对资产的冲击,损失将高达美国GDP的1.5至4个百分点。所以影响很大。”朱民表示。

另一方面,市场本身也存在结构问题。在过去五年里,由于利率过低,债券期限大幅延长,过去全球债券市场平均期限约为4.2年,现已延长到5.6至5.8年左右。因此债市对利率变化变得更加敏感。市场做庄者的债券存量已大幅降低,但整个市场要求被清理的平仓资产量将大幅上升,做庄者的存量和平仓量之间的缺口是一个很大的结构问题。

新兴市场需稳增长、调结构

第二大调整是全球经济结构的调整,其中主要对象是新兴市场经济体。

“毫无疑问,新兴市场在经历过去的强劲增长后,从2011年开始不断放慢增速,正面临艰巨的结构调整。”朱民说,在经历了2003年至2007年的强劲增长、2009年到2012年反弹增长之后,如今90%的新兴市场增长开始下降。

但全球对于新兴市场增速是否已经止跌还是会继续下降、新兴市场是否会继续引领全球经济增长等问题仍然存在争议。

朱民表示:“我们的研究和分析表明,新兴市场增长放慢,但如今已开始稳住,我们并不认为会继续下滑,但在开始稳住的同时,新兴市场的财政空间正急剧减少,货币政策扩张也很厉害,经济结构也面临挑战。所以2014年新兴市场要继续稳住发展,应对结构性挑战。”

朱民强调,新兴市场的结构性改革包括重建财政空间、重新紧缩货币政策,加大结构调整,包括对市场和基础设施等一系列结构调整,才能把经济稳住。

周期调整迎来新起点

由于金融和经济的结构调整,形成了全球危机以来第一次大的经济周期和宽松货币周期的结构调整。因此,这也是2014年的第三大调整。

朱民认为,自危机以来,全球货币政策经历了一段过度宽松时期,主要发达国家央行资产负债表急剧增加,但如今随着经济开始复苏,且过低利率引发全球新的风险,所以各国都开始适当地收紧货币政策,扩张性的信贷政策正走向末期。因此,2014年将迎来一个从实体经济增长周期到货币扩张的经济增长周期的转换。

新的增长点在哪里?新的政策工具在哪里?新的创新和劳动生产率发展在哪里?朱民认为这是2014年全球从周期性角度需要重新考虑的一个重大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过程,正好与中国的金融改革和开放周期相互交织。在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推进过程中,该如何考虑美联储退出QE以及全球货币变化带来的影响?

朱民认为,全球经济金融的结构调整为中国提供了一个调整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