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铜时代,,

新青铜时代,,

2017-04-30 21:04 作者:小编

“买矿然后运回中国”的模式开始过时,把铜产业链复制到非洲的大胆尝试让中国有色撕去“国家买手”的标签

相隔地球两端的中国和非洲仿若一枚硬币的两面,前者发展迅速但资源匮乏,后者发展迟缓却天赋异禀。

曾经有8年的时间,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中国有色)扮演着中非资源天堑纽带的角色。作为中国仅有的几家在海外拥有铜矿资源的企业之一,中国有色在1998年进入赞比亚,赞比亚对于铜的消耗还不到其产量的1%,而中国对铜的需求几乎是本国产量的两倍。在2006年之前,中国有色一直专注于进口大量铜矿石以缓解中国高达75%的进口依赖度。

不过,其中有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细节:中国有色在赞比亚开矿建厂的绝大部分设备都需要从中国漂洋过海运来。原因很简单,赞比亚对铜的需求如此之小,实际反映出的是当地基础工业设备的羸弱。中国有色总经理罗涛对《环球企业家》承认,随着中国有色在赞比亚业务的快速拓展,这种跨越半个地球的物资大挪移变得越来越不划算。

这种纯粹矿石输送还有一个明显的弊端。2008年7月至今,国际铜价走出一个完整的V型曲线,两端最高点均超过8000美金/吨,而出现在2008年圣诞节前后的最低价格却在3000美元上下。如此大的起伏令中国有色在经营上受到很大波动。

创建于1983年的中国有色早期是一个工程类企业,在2004年前后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开始进入上升通道时,中国有色开始转型为资源型企业。与其同期转型资源型企业的还有中钢和五矿这两大贸易商。在矿产资源布局经历5年时间初现效果后,如何构建一个更长的利益链条成为它们面临的共同挑战。

有无可能打破这种传统的取与舍公式?3月初,罗涛带领中国有色旗下一干铜加工、机械制造企业负责人来到赞比亚,寻找破局之法。中色奥博特铜铝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士杰是这次试水之旅的成员之一。“根据目前赞比亚及周边国家的需求,我们打算把铜线和电缆线的部分生产搬到这里,就地生产就地销售。”王士杰向《环球企业家》透露,中国有色打算将更多的附加值留在赞比亚,这些项目预计明年晚些时候启动。

在此前的2008年,中国有色在赞比亚的谦比希铜冶炼厂已经投产,每年生产8000吨电解铜。把奥博特复制到赞比亚后,这部分原铜会被深加工,并最终销往赞比亚周边国家。

中色奥博特的前身是山东临清市政府控股的铜材加工企业。2009年9月,中国有色与之重组后持有其80%的股份。作为山东省最大的铜材加工企业,中色奥博特拥有6万吨铜管(国内市场占有率25%)的产能,格力、美的、志高等知名空调品牌均为其客户。同时,其年产6万吨的高精度铜合金板带,占国内市场需求的17%。奥博特在行业内以专注高端产品著称,拥有行业内最先进的设备和人才储备。

中色奥博特并非中国有色重组的第一家铜加工企业。在2008年12月,中国有色还曾重组了天津有色金属公司,从而进入铜线、铜棒加工市场。此类重组的意义在于,中国有色正在构建一个铜金属的全产业链模式—矿产业务在矿石价格高位得利,而加工环节则在矿石价格处于低位时获得更高利润。 三赢之局 在并入中国有色之前,奥博特经历了残酷的市场洗礼。2001年前后,中国铜管加工行业掀起产能扩大的高潮,中色奥博特正是此时创立。“2003年,铜管加工有300多家企业,到去年,给空调企业供货的只剩包括我们在内的11家企业。”中色奥博特董事长刘占海回忆说。

在2008年铜价跃升8000美元大关时,铜管加工企业饱受成本上涨之苦。而在随后的铜价暴跌时,又有一批企业因为库存原料大幅减值而濒临破产边缘。虽然在受制于上游原料的痛苦磨砺中幸存下来,对于奥博特来说想要在这一行业更上一层楼必须解决长期的原料供给问题。

在这个链条的另一端,2008年之前中国有色的海外铜产量多以粗铜形式供给云南铜业、江西铜业、铜陵有色等在国内具备冶炼能力的企业,加工环节的丰厚利润让这些企业的规模甚至与中国有色相当。事实上,在布局上游资源的赛跑中,中国有色与那些传统贸易商相比并无优势,具体到单一产品上更是如此。

不过,在铜产业链上中国有色正显示出后来者居上的可能。上述三家铜加工企业均是国内铜行业的翘楚,但是其产业链完善的强劲之势却受制于上游资源的匮乏。以铜陵有色为例,其资源自给率不到两成,这大大制约其下游产业链向纵深发展。相形之下,中国有色在赞近1000万吨铜资产为其打造全产业链提供了坚实的资源基础。2008年,中国有色在赞比亚的谦比希铜冶炼厂投产后,随着中国有色在国内重组天津有色和奥博特,其铜产业链正在国内和国外两个市场实现了闭环对接。

据中色奥博特总经理王士杰介绍,中国有色在赞比亚谦比希湿法冶炼和硫磺制酸厂已达到年产8000多吨电解铜的生产力,日后其中一半产量将用于中色奥博特的生产。不过,年4000吨的供给对于中色奥博特年7万吨的生产需求而言仍是杯水车薪,中色奥博特生产的绝大部分所需原料仍需在上海现货市场以一天生产存量的方式买入。

但中国有色在2009年低位接盘的赞比亚卢安夏铜矿(详于Gemag.com.cn 查询《中国有色:夺宝奇兵》及《罗涛详解兼并秘技》)将在两年之内建成产能5万吨湿法冶炼厂的潜在供给,这给中色奥博特的客户以极大的安全感。“(以后)我们就是战略伙伴,订单给你越多我们越放心。”中色奥博特董事长刘占海如此转述客户的话,在刘看来,重组令中色奥博特在资源方面获得了长久发展的后劲。刘表示,其铜管产品占据格力需求的50%以及志高需求的60%,而新增订单已经超过其产能,公司销售人员不得不与客户协商削减订单量。

对于中国有色而言,奥博特2005年就已筹建的高精铜合金板带也颇具战略意义。目前中国高精铜合金板带的高端产品的绝大部分仍依赖进口,其中包括正如火如荼进行的高铁建设所需铜板。刘占海表示,中色奥博特在铜合金板带方面的目标正是取代三分之一的进口量。

正是中国有色欲拓展下游产业、奥博特欲获得上游资源保障的需求对位,让两家企业在短短半年的时间内迅速达成了合作意向。奥博特所在地方政府,现持有中色奥博特20%股权的临清市政府亦乐见其成。在临清市市委书记张旋宇看来,这样的联姻会让多方得利:地方企业获得了资金和资源的支持,中央企业得到了产业链延伸以及产品落地的机会,而地方政府看重的是留在当地的税收以及对关联产业的拉动作用。“中国有色承诺未来5年的利润都作为投资留在临清,最终我们是一个获益者。”张旋宇对《环球企业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