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称粮食低价时代已经结束 深层次原因是需求,

外媒称粮食低价时代已经结束 深层次原因是需求,

2017-06-24 20:08 作者:小编

西班牙《国家报》2月13日文章 原题:再见了,低价粮食(作者克劳迪·佩雷斯)

原文提要:中国和印度的推动、糟糕的收成、一些国家的恐慌性采购,引发了3年来的第二次粮食危机。粮食问题甚至在一些贫困国家引发了骚乱。

1999年出生于萨拉热窝的阿德南·内维奇被联合国认定为地球上的第60亿个居民。刚刚12岁的内维奇见证了经济的过山车式发展:一开始是奇迹般的发展,后来却进入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危机。危机爆发快4个年头了,就当人们认为故事就要画上句号的时候,危机的新一章又开始了。3年内的第二次粮食危机爆发了,北非一些国家因为粮食问题甚至出现了社会动乱。经济危机的这个“尾音”的诱因有很多。一直以来,粮食的价格预示着可能会出现问题。干旱、洪水、投机、贸易壁垒、富裕国家的农业补贴、发展生物燃料等问题导致粮食价格达到了高点。

深层次原因是需求

上述因素是粮食价格达到峰值的背后推手,但深层次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中国、印度等亚洲新兴国家经济全速发展,意味着粮食消耗比以往更多。另一个原因是,世界将在20 11年结束前迎来第70亿名居民———世界从60亿人口增长到70亿人口只用了不到12年时间。

直到21世纪初,世界粮食价格一直维持缓慢的下跌趋势。从本世纪初开始,粮食价格就在持续攀升,并于2008年中期达到顶峰。当时,全球20多个国家因为粮食问题发生了动荡,而突如其来的经济衰退暂时掩盖了粮食问题。由于全球需求的下跌,粮食价格迅速回落,但不到两年后,粮食价格再次攀升至高位。这也成为引发突尼斯、也门、阿尔及利亚、约旦和埃及骚乱和危机的原因之一。

如果农业生产效率不能取得实质性提高,让这么多人口吃饱吃好将变得越来越困难。国际乐施会的贡萨洛·凡胡尔指出:“这一切让专家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粮食(和其他原材料)的低价时代已经结束了。”

政策不当引发投机

目前的粮食危机正在重演2008年发生的一切,这就像一出戏剧的两幕。一方面,传统的供求关系导致粮食价格上涨:气候变化使干旱或洪涝频仍,导致粮食收成糟糕;粮食存量减少;大量耕地为生产生物燃料用作物而放弃生产粮食。另一方面,一些国家出台令人质疑的政治决定,为粮食出口层层设卡。这次是俄罗斯和乌克兰,它们由于本国粮食收成不佳而希望控制粮价。在最初几个因粮食危机导致社会动荡的国家,政府的反应有点类似应对恐慌性采购。阿尔及利亚、沙特、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阿富汗和印度都宣布将动用玉米、大米或小麦的库存来避免民众的抗议重演。事实上,这样的政策更加剧了粮价的上涨。西班牙瓦伦西亚大学的文森特·帕亚尔多指出:“这才是真正令人担忧的问题。这种政策引发了更多的投机现象。”

某些粮食作物的价格已经接近或超过了2008年时的峰值水平。不久前,联合国粮农组织宣布,包括若干主要粮食作物的价格指数2010年12月时已经打破了历史纪录,2011年1月份则再创新高。2010年粮食涨价幅度为30%。世界银行预计,高企的粮价和粮食市场高度不稳定问题至少将延续到2015年。埃及人收入的近一半用于购买粮食,在一些贫困国家,粮食开销占到中等收入家庭收入的2/3。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认为,在这些国家,高企的粮价“已经成为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一大威胁”。

市场动荡将会持续

联合国粮农组织经济学家阿卜杜勒-礼萨·阿巴西安认为,粮价高企的局面可能还要持续数月。他说:“农业不像工业,投资带来的供给增长需要一段时间。”阿巴西安还认为,遏制粮价的不稳定并非易事。

美国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的马克西姆·托雷罗指出:“粮食安全问题已经进入二十国集团的议事日程,这是一个积极信号。”他认为,解决粮食问题,应该创建一个粮食情报机构,以获取更加透明的粮食储备信息,避免发生恐慌。同时,还应建立预警机制,避免粮食问题走到极端,难以处理。此外,还应该规范期货市场,遏制投机。国际乐施会的凡胡尔指出:“这些都是应该做的事情,但过去3年世界粮食市场确实呈现一片无政府景象。”

粮食之战向来不是一项轻松的任务。西班牙瓦伦西亚大学的帕亚尔多指出:“我们现在需要第二场绿色革命,而且要越快越好。农业生产率的提高已经停滞,而世界人口到2 05 0年将达到9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