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质疑足协管办分离:财务能不能公开,,

媒体质疑足协管办分离:财务能不能公开,,

2017-05-26 21:53 作者:小编
CFP

CFP 【产业·公司】足协改革方案公布历经11年“管办分离”变现实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张燕|北京报道

在中国足球历史上,“8·17”或许将会成为一个重要的时间点,多方呼吁11年的足球改革终于迈出了实际性步伐。

8月17日,中国足球改革发展工作会议在国家体育总局举行,会上正式公布了《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下称《方案》)。根据《方案》,中国足协将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适时撤销足球中心并按规定核销相关事业编制。也就是说,挂在嘴上十多年的中国足球“管办分离”,终于要变成现实。

足球改革首次涉及去行政化

据了解,此次足球领域的改革,主要基于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针对发展我国体育产业而制定的方向政策之上。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曾在去年12月举办的全国体育局长会议上表态称,足球将成为体育总局未来针对体育改革的试点工程。

总体来说,去行政化、足球俱乐部投资多元化、完善联赛体制作将成为新阶段足球改革的重要方向。而在8月17日新闻发布会上,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表示,足协将在今年年底中国足协会员大会(“足代会”)之前完成脱钩的主要工作,“调整改革后,足协是具有公益性质的社会组织,承担体育部门在足球领域的管理职责。”

根据《方案》,改革之后足协拥有绝对的自主权,即在足协与总局脱钩完成之后,体育总局将不再具体参与足球业务工作,对中国足协仅给予必要的业务指导与监督管理。此外,足管中心将由事业单位向社团常设办事机构(协会秘书处)的职能转变,改变中国足协与足球中心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组织架构。转变完成后,适时撤销足管中心并按规定核销相关事业编制。也就是说,未来足协的主要职责将从行政管理更多转向活动组织。 此外,按照《方案》所述,原有足协人事安排也进行了新的调整。足管中心领导班子成员作为国务院体育行政部门代表进入足协工作,免去事业单位职务。其他人员则自行选择进入足协或留在体育总局系统内工作。也就是说,蔡振华和中国足协现任4位副主席(即足管中心主任、3名副主任)都将留任中国足协。

管办分离,财务能不能公开?

中央电视台体育赛事频道编辑部主任张斌将足协“脱钩”体育总局称为中国体育改革的一项标志性变化。在他看来,这也是足球改革中难度最大的一项措施。

此次足协“单飞”的关键是体制和管理机制的改革,辽宁省足球协会原秘书长黄祖刚认为,其核心即是改革中国足球管理机制一直以来的“管办不分”。

“管办不分”是指中国足协与总局足管中心之间的关系,虽然这两个机构分别担任不同的职能,但是一直被指 “一个班子,两块牌子”。 早在2004年,当时中超7家俱乐部投资人就曾组成“G7联盟”,提出“政企分开、管办分离”的诉求,直指足协对联赛“既是县官、又是现管”的“管办”问题。在这场风波过后,次年国家体育总局批准成立了中超联赛股份公司来接手中超联赛工作。但当时的中超公司管理层仍由总局足管中心的官员兼任。直到2012年《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管办分离改革方案》正式推出,才确立了将联赛的办赛职能从足协剥离,成立职业联赛理事会的概念。

一位资深体育评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管办不分”带来的首要问题在于管理人员的不专业。“这个不专业不仅体现在足球运动的专业化,还体现在足球职业化以后市场化运行的方式。之前足协的管理人员都是行政人员出身,面对足球的职业化发展缺乏相应知识和经验。”他表示。

此外,“管办不分”也给国内职业俱乐部的发展带来了一定阻力。据了解,目前中超公司36%的股权由中国足协掌握,各俱乐部分别拥有4%的股权。在这种情况下,联赛大部分的商业资源由足协掌握,俱乐部无法保证自身的话语权,同时也束缚了俱乐部的发展。

“足协的财务不公开也是过去大家一直争议的焦点。”该评论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足球已经市场化,俱乐部花的基本上都是投资方的钱或者运营收益,不是政府拨款。每年全国总有一两家俱乐部因为经费困难而举步维艰,足协每年的经费花去了哪里一直是一个疑问。此次管办分离后,大家最期待的就是足协有没有可能财务公开。”

此次与体育总局脱钩改革完成后,足协将执行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单独建账、独立核算。

8000亿市场空间待开发

在中超评论员肖良志看来,此次足球改革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在于,足协改制之后中国足球有望真正进入市场化大潮。

肖良志认为,中国足球协会化之后,在进行市场决策时会少考虑政绩观而优先考虑足球的未来发展。“这将是一个标志性的改变,因为过去这些人考虑政绩上的要求,必然会牺牲本来应该去打基础的这些方面,而专注于国奥队的备战,国家队的备战,忙于职业联赛的事务。一旦出现问题,这个没有基础的楼阁就会掉下来。现在这个问题只要改革到底,这个就不复存在了。”肖良志表示。

此外,足球市场与管制的分离也成为业内人士最为看好的一点。在过去,中超公司表面独立,实际隶属于足协,缺乏良好的商业运营能力,中超联赛的商业运营一直被人所诟病。运营模式的不完善使得国内的足球俱乐部一直以来只能依靠投资企业的“输血”维持运作,俱乐部的命运也只能取决于投资人的兴趣和爱好。在这种情况下,国内俱乐部往往避免不了随投资者变更而在城市间频繁迁转,不仅缺乏稳定的球迷群体,也一直难以培养独有的城市足球文化。以山西中优嘉怡俱乐部为例,2014年年底,这支曾经被誉为山西足球骄傲的山西第一支本土职业足球队,在面临资金缺口的情况下,不得不出走呼和浩特,改为呼和浩特中优足球队。

数据显示,足球是体育产业最大的单一项目,占体育产值比重超过40%,全球球迷超过16 亿人,中国球迷超过3 亿。按照中国体育产业2 万亿市场空间计算,足球产业市场空间在8000 亿以上。近年来,在产业环境逐渐优化的情况下,也有越来越多的资本逐渐介入中国足球产业。

前述资深体育评论员表示,在足球改革的大方向下,未来足协的功能会更加清晰化,俱乐部的商业运营也会逐渐走上轨道。“在足协改制后,如果可以吸引更多的专业人士参与到球员培养、市场运作中,足球的产业化发展未来会有一个可期许的飞跃。”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