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公经费下降24.6% 高端白酒价格销量遭双腰斩,,

三公经费下降24.6% 高端白酒价格销量遭双腰斩,,

2017-05-26 21:13 作者:小编

自“八项禁令”下达以来,去年杭州市级因公出国(境)经费、公务用车购置费及运行费、公务接待费“三公”经费下降了24.6%,并且将这一数字再压缩30%,成为新一年市财政目标。

过节送礼之风随之得到限制,由此高档礼品身价骤跌,被打入“冷宫”。

以茅台、五粮液等为代表的高档礼品价格大幅跳水,遭遇腰斩,仍躲不过滞销的“命运”,有店主直呼经历了“寒冬”。

“过去2千多元一瓶的飞天茅台,现在1千元都没人买;1千多的五粮液缩减到600元,销量还是不尽人意……”杭州环城西路上一礼品店的孙姓店主报出了当下的行情价格,与酒类的价格相比,中华烟的价格相对平稳,软壳中华的价格维持在680元/条。

“送礼之风压缩了,销售业绩下降了一半多。”该孙姓店主说。在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店里一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客人,该店主便不停地玩着电脑游戏。

杭州体育场路上一家烟酒店姓张的店主大吐苦水,与去年过年期间动辄数箱的销量不同,尽管飞天茅台价格显得相对“亲民”,卖出的瓶数仍屈指可数。

该店主已经营烟酒生意超过20年,从未遭遇如此“寒冬”。随着身边同样经营烟酒生意的朋友一个个的关张大吉,他也萌发了退意。

“没生意了,没生意了。我也要关门了,打工赚两三千块钱要比在这里开店好得多。”张姓店主说。

“八项禁令”吹冷了烟酒市场,回收市场也未能幸免。

杭州环城西路周边靠近浙江省政府、杭州市政府,过去沿路密集摆放的“回收”字样店铺。14日,记者只发现了3家回收店,其中有2家开门营业。

“去年可以赚5万,今年只能赚2万。”这家礼品回收店店主张先生表示,随着烟酒市场的价格下跌,回收的价格也只能随之下调,利润空间被一再压缩。

王芳(化名)去年关闭了她经营的烟酒礼品兼回收店铺,该行业目前几乎算得上是无利可图,除去成本,利润少到忽略不计。经济大环境不景气和政府反腐力度的不断加大,固定的客源越来越少,最终只能转行。

“对个人来说,这个政策是好的;但对于我们生意人来说,这个政策是不好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烟酒店店主坦言,高档的烟酒就是为了“高档”的人准备的,平民百姓消费不起。

在与该店主的交谈中,一对夫妇进店购买了一条价值350元的阳光利群。“夫妻两人来购买这种档次的烟,绝对是送给老丈人的。”该店主坦言,个人消费和“高档”消费有着明显的价格差。

对此,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政府管理系主任范柏乃指出,高端礼品市场的萧条是“三公”经费缩减后的效果。为了保证效果的持久性,应建立长效机制。

浙江工业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吴伟强建议,形成长效机制的首要条件,就是保证财政预算的信息透明。“预算中要清晰的体现每个项目使用多少钱,并让老百姓可以非常轻松地获得预算方案,然后实施监督。”

“建立完善的奖励机制和举报机制,将是一个重要的环节。”范柏乃认为,在政府监督力度有限的情况下,尽可能让公众参与进来。另外,还可将加强财政预算管理、将消费金额纳入政府绩效考核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