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用电锯将情敌分尸: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男子用电锯将情敌分尸: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2017-06-24 20:47 作者:小编

“不熟,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当被问及是否了解自己的情敌时,犯罪嫌疑人朱茂华给出了这样一个回答。 7月2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了解到,朱茂华因为感情纠葛,在前女友家中将情敌袁毅杀死,并在自己的出租屋中用电锯将其分尸。目前,朱茂华已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逮捕,由于他可能面临无期徒刑以上的刑罚,已被普陀区检察院移送至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

情变

2014年9月,朱茂华被前女友李丹甩了。

已过不惑之年的朱茂华曾有过一段婚姻,在和妻子离婚后,他认识了李丹,不久便开始交往。李丹提出分手的理由是朱茂华在离婚后依旧和他的前妻居住在一起,没有和自己结婚的诚意。

然而,两人的感情并没有说断就断,几个月的时间里,分分合合数次,纠缠不清。直到2014年11月底,李丹才正式和朱茂华分了手,并在一家婚恋网站上认识了她的现任男朋友—袁毅。两人的交往过程还算融洽,不久便住在了一起。但是,李丹曾告诉朋友,她觉得自己和袁毅的性格不太合,另外,袁毅与朱茂华相比又显得不够大方。因此,她有点想和朱茂华复合。她还透露,自己仍然与朱茂华有联系。

2015年1月初,朱茂华去李丹家找她,正好遇上了袁毅—前男友见现男友分外眼红,两人扭打了起来。直到袁毅报警,两人才收手。

1月16日,朱茂华将李丹叫到宾馆,向她展示了一把长约20多厘米的刀、一卷缠绕着的铁丝和一袋粉末状物品,威胁说要杀死袁毅,李丹回家便将这件事告诉了袁毅。第二天,三人又在李丹办公室楼下相遇,两个男人又扭打在了一起,后来也是因为报了警,两人才作罢。

谋杀

朱茂华是来真的。

1月31日,他开车到了李丹家小区门口,等李丹离开小区后,他用事先偷配的钥匙打开了她家的房门。正在卧室休息的袁毅发现了朱茂华,气冲冲地上前想要掐他的脖子。朱茂华用左手挡了一下,右手直接拔出事先准备好的刀,在袁毅身上连捅数刀,最后一刀直接刺向其胸口。袁毅当即倒在了血泊之中,卧室的墙上溅满了血迹。

早有准备的朱茂华开始清理现场,将墙上和地上的血迹擦拭干净,将所有带血的物品放到自己车上,最后用床单将袁毅的尸体包裹好搬进车里。

随后,朱茂华联系了一个房东,一同前往长兴岛看房子。在去长兴岛的路上,他用袁毅的手机号给李丹发了一条短信:“朋友有事需要帮忙,处理完再联系,被子毯子弄脏了,再买新的。”发完后,他便将手机关机。

看完房子,朱茂华立即和房东签订合同将房子租了下来。房东走后,他将尸体从车上拖下来放进卫生间。不一会儿,他接到李丹的电话,李丹说,她在出门前将唯一的钥匙留给了袁毅,他有事要处理,现在自己回不了家了,想让朱茂华去接一下她,顺便帮她想想办法。朱茂华便匆匆赶回市区,当天晚上两人在宾馆过了一夜。

锯尸

第二天一早,朱茂华送李丹前往袁毅的同事处,询问袁毅的消息。两人还一同回到李丹家,李丹叫来锁匠将门打开,发现屋子里的床上用品的确都没了,但空调和电热毯都还开着,感到颇为奇怪。

接着,朱茂华将李丹送至袁毅家附近后便离开了。期间,李丹还收到了袁毅手机号发来的短信:“我出了比较严重的事,需要离开上海,我不想坐牢,请平时看望一下我的父母,后悔。”朱茂华到案后称,这条短信是他事先编辑好的。当天,他还偷偷回了一趟现场,再次清理了一下指纹和脚印。

第三天早上,朱茂华购买了一把电锯,驱车前往长兴岛。在出租房内,他将袁毅的尸体锯成了尸块。当天,联系不上儿子的袁毅父亲找到了李丹询问情况。

第四天,朱茂华下班后又一次赶去了长兴岛,他将电锯、袁毅的手机、衣服、床单、毯子等物品分不同的地方丢弃。考虑到晚上警察可能会路面安检,他决定暂时不处理尸块。回到市区后,他听说李丹和袁毅的家属取得了联系,几个人在讨论后已经报了警。朱茂华想起自己曾两次与袁毅起过冲突,可能会被怀疑,便决定和李丹保持一定距离。

第五天,想要去外地面试的朱茂华因为有重大犯罪嫌疑被警方抓捕。

经调查,早在1月中旬,朱茂华就让他的表妹在网上帮他购买了化肥、塑料薄膜、假牌照等用于作案的工具,他自己也在1月中旬陆续作了许多事前准备,他还表示,买化肥原本是为了分解尸体用的。当检察官问起他,是否了解袁毅这个人时,他的回答竟是,“不熟,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